Moving2019

2019 年好像十分动荡,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决定回国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没有停歇过。

上海

刚一回国,怀着满满的信心找一份满意的工作,想着”啊,春招能赶上诶!上海本专业相关的工作超级多诶!“就去了。万万没想到,在米帝联系好的公司面试面完就觉得自己要挂,来到上海之后投了无数简历收到的面试还是少之又少……最后还是一位猎头从头追到尾,觉得我很适合的工作就面面看吧……

然后就搬到了上汽机厂实习,见到了我回国之后的第一个师傅。由于之前找工作的时候是住在市里面,好吃好听好玩的到处都是,可是汽机厂在闵行区,跨越大半个上海跑到那里去住宿舍。啥都没,全靠傻小子火力壮。

师傅姓周,是个真·神仙,看起来才 60+,一问年龄都快 80 了,整个人都肃然起敬。平时看看他编写的书,认识控制的设备,编程软件,制图软件,还会跟着一些技术人员到厂区里面直接认识设备。在汽机厂里面和周师傅聊天最多,学到了很多行业里面的基本常识,而这些常识可能是要在行业内工作多年之后才有可能意识到并学会掌握的。而且周师傅很健谈,他是当年和李政道的妹妹一起共事设计汽轮机,首批和西屋公司合作共同研发 DEH 和 DCS 系统的那批工程师,是个刚刚改革开放就经常被派出国做设计的那批人之一,是个说一句话,讲一句经验都能改变他所在行业科技进步的老神仙。如果真要说什么的话,我真的好喜欢他,喜欢听他说的每一句话。最神奇的是,周师傅的英文还是那么溜,没想到我们跨越 30 多年,去过同一座城市,看过同样的风景,居然还能聊起国外的风土人情,这种跨越时代又活灵活现的时代对比,不禁让我觉得 要好好活着,要把现在经历的有趣的事情讲给愿意听的后辈听 ww

圣何塞

太原

济南

说好的我成为先遣部队回到国内安营扎寨,结果屡次拔营而起……
熟练地买打包盒,熟练地连续

本文已被位小伙伴阅读